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说《心里话》

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

 
 
 

日志

 
 
关于我

王明道先生是中国教会走十字架道路的信仰楷模!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 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LEEMING:感谢天父,又多了一个平台,可以供应众教会,俾使主的羊出入有草吃。】中国家庭教会,一定要走旷野道路,这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本网将提供:最真实的材料供应给神的众家庭教会,在混乱的年代能够得到真正的属灵的帮助,以供勉!

网易考拉推荐

梁家麟信仰實在有問題,---------Chi KinSite Admin  

2013-10-15 15:06:28|  分类: 慎思明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鐵證如山,請看粱家麟《基督教會史略》一書中的言論: 

「根據加拉太書的記載,他曾在那裡與主張基督徒必須嚴守猶太律法的人,發生嚴重的爭辯,甚至要與他們劃清界線。保羅在加拉太書說:[弟兄們,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一11-12)這句話明顯是他在情緒激動時說出來的,故有相當的意氣成分。事實上,保羅所寫的每一句話,不可能均是由耶穌基督親授給他的;他主要是從使徒那裡領受福音的內容,因為使徒是認識耶穌基督的啟示的唯一途徑。不過,我們可以為以上一段經文作如此的解說:保羅強調他從上帝所直接領受的,只是『惟獨恩典』這個道理,而非所有關從基督的道理。正是這個獨到之見,使他與耶路撒冷的使徒產生分歧,也使他敢於對抗來自耶路撒冷的壓力。」 

回應:保羅在書信中不是每一句都是由耶穌基督而來,不是每一句都是神的默示?那麼保羅說那一句是神的默示,那一句不是神的默示?那一句是從基督而來,那一句只是他個人意氣的話?我們如何分?這是新正統神學主義的毒素!梁家麟這樣看聖經還不能證明他信仰有問題?若仍然有人支持梁家麟這個觀點沒有錯,仍然說以上批評是斷章取義,那真是眼瞎了。 










保羅在加拉太書第一章第一節已經清楚表明自己是使徒:「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裡復活的父神)和一切與我同在的眾弟兄,寫信給加拉太的各教會。」保羅以使徒身份寫的新約書信都有錯?彼得證明保羅寫的書信是神給智慧寫的(彼後3:15)。那麼約翰在約翰書信中說:「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傳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問他的安;因為問他安的,就在他的惡行上有分。」這是否意氣?彼得在彼得後書說:「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彼後2:12),這又一定要彼得情緒激動時說的意氣話了?猶大在猶人書說的又是意氣話,又不是出於基督的?「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本性所知道的事與那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在這事上竟敗壞了自己。他們有禍了!因為走了該隱的道路,又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滅亡了。」(猶10-11)。若新約書信中有任何內容是出於人意,不是出於神,那麼聖經必然不是無誤,因為人一定會犯錯。但全本聖經都是神默示人寫的,不是出於人的,所以聖經不會有錯。相信聖經有神的啟示,但不是全部都是神的啟示,這是新正統神學主義的毒素! 



Chi K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8-29 
文章: 400 
來自: ????? 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05, 2009 2:44 pm 文章主題: 

回應梁家麟《真偽之辨》一文 


「培靈會舉辦前後,網路上廣泛流傳一份文章,攻擊筆者為異端,不應出任培靈會講員。匿名作者隨意擷取筆者著作,斷章取義,文理歪謬,完全不值得回應。我相信上帝,也相信一般讀者的辨識能力。」 


回應:不明白這麼詳細客觀的文章,大量引用梁氏的著作,還辯稱是斷章取義,文理歪謬。若是這樣,我奉勸所有神學院立即停止所有神學論文的寫作,因為大部份所謂神學論文都是斷章取義,將別人的東西抄來抄去。再者,梁氏自己批判倪柝聲的大作豈不更是斷章取義,文理歪謬,並用許多的陰謀論堆砌出來?相比之下,評論梁氏的文章客觀得多,一手資料詳盡得多。梁氏批評該文「斷章取義,文理歪謬」,誠然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雙重標準。自己用陰謀論推想出來批評人的東西就說是「事實」,別人批評自己就「斷章取義,文理歪謬」。這是甚麼理?若要說人「斷章取義,文理歪謬」,請舉出實際證據來,不要空口說白話。 

「匿名作者隨意擷取筆者著作,斷章取義,文理歪謬,完全不值得回應。」 

回應:這句話又是自打嘴吧的。想回應就回應,不想回想就不好回應。一面說完全不值得回應,一面又忍不住為自己辯護。這就是梁氏一向的態度:一方面要擺出毫不在乎姿態,另一方面又含忍不住,不說又說,自相矛盾。梁氏從來不會謙卑反省別人自己的批評,常常採取輕蔑及不屑的態度對待反對自己的人,像羅波安只會接受自己喜歡聽的年青人說話,不理會自己不喜歡聽的老年人忠言。 

「我相信上帝,也相信一般讀者的辨識能力。」 

回應:相信不代表甚麼,自信更不表代甚麼。以我認識讀過該篇文章的肢體,不部份表示贊同該文的資料。有一位傳道人(不是平安堂)告訴我,他會在長執會提出呼籲教會會友不要參加培靈研經會。可見事情實並不如梁氏想像中這麼理想,甚麼「我相信上帝,也相信一般讀者的辨識能力。」事實是,那些人也是信神的,也是有分辦能力的。我也相信神容許惡人掌權,也相信上帝容讓異端及假教師存在,因為這是聖經對於末世的預言。我也相信信徒應該有分辨能力,可惜沒有多少有「耶和華忌邪的心」的信徒肯起來運用這能力,來指證假教師。這也是聖經的預言:「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4:3-4)。 

「教人感激不已的是,筆者所屬的羣體,神學院的董事與同工、宗派與堂會的同工,連同培靈會的負責同工如樓恩德牧師等,都沒有撤回對我的長期信任。沒有人質疑或提問,有的只是給我鼓勵和安慰;有不少人因怕令我尷尬,連提說也不好意思,我看到他們欲言又止的關切眼神,倒主動開口問︰「你是掛念匿名文章的事件吧…」數載乃至廿多載的親密相交,在眾人中間始終為人如何(徒二十1,不是一兩個風言便可以捏碎的。」 

回應:根本大部份基督教界都變了質,出了問題,不然信仰上有這樣偏差的梁氏怎會這麼順利便登上神學院院長一職?梁氏這樣作假見證毀謗倪柝聲,好些教中長輩(陳終道及于中旻等)起來指證資料不實及手法低劣,結果怎樣?一樣可以坐神學院院長這個位。有人大量參考梁氏的著作,抽絲剝繭的找出其錯誤的道理,但竟然有教會在長老聯會中聲明他們認為梁氏沒有問題,叫大家可以放心。指證梁氏的證據這麼多(本人也曾寫了一書《我們也是為了信仰》( 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for_faith/index.htm ),清楚指出梁氏的新福音主義的錯謬),請問證明梁氏沒有問題的理據在哪裡?一點也沒有提出來,所謂理據就是「我們看沒有問題」、「我們一致認為沒有問題」,一點理據也沒有。他們就是這樣沒有半點理據地一面倒支持假教師,反而指責提出理據指證人的人。可悲不可悲?由此可見,現在屬靈的光景實在十分黑暗,沒有多少人願意起來為真道爭辯。在這種情兄下,梁氏繼續受人支持,一點不出奇,亦不是值得感激的事。支持他的人可能是為了交情(「數載乃至廿多載的親密相交」),可能是不想得罪人,也可能是一直沒有體會及培養「耶和華忌邪的心」,但一定不是為了真理緣故。 

「匿名作者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對培靈會進行滋擾,藉以破壞屬靈事工。」 

回應:我反而是覺得梁氏這樣說是想將評論他的人「妖魔化」。若評論他的人說的是謊言,那麼當然是「破壞屬靈事工」,但若所說的都是真實的,那麼這就不是「破壞屬靈事工」,而是為真道爭辯,叫弟兄姊妹小心提防錯謬。 

「他們以各個途徑將文章傳送給所有有關人士,又接連多次以信函和電郵送遞,要求神學院公開處理和答辯。」 

回應:為甚麼梁氏本人及神學院從來不公開處理和答辯?別人提出這麼資料及證據,竟然視而不見,到底是理虧還是不屑回應?但梁氏最後也忍不住回應了,就是一句「隨意擷取筆者著作,斷章取義,文理歪謬」,完全沒有半點理據,如何叫人信服? 

「在我講道前,委託專人將文章遞到我的手上,希望擾亂我的心神,無法好好傳講信息。」 

回應:這句說話又是用陰謀論將反對自己的人妖魔化。請問梁氏如何知道該文作者曾委託專人將文章遞到他的手上?是那被委託的人親口說的嗎?若那人沒有這樣說,梁氏怎能一口咬定是該文作者委託專人將文章遞到他的手上,希望擾亂他的心神?其實那篇文章一早在培靈會之前已經發放了,作者既選擇用匿名,就沒有可能在培靈會當日又叫人委託專人奉他的名將文章遞到他的手上這樣多此一舉。一個合理的解釋是,某些熱心肢體,讀過該文知道,知道梁氏的問題嚴重,但梁氏又一直沒有回應,便以為他收不到,忌邪的心發作,便將文章列印出來,親手交到他手中。我們姑勿論這做法是合宜,但梁氏將一切反對的人妖魔化,說甚麼「對培靈會進行滋擾,藉以破壞屬靈事工,希望擾亂我的心神,無法好好傳講信息」。這就他一向對反對他的人的策略,將自己說成受害者。其實誰是建立屬靈事工,誰是破壞屬靈事工,神看得清楚,屬神的人也看得清楚。 

「文章在有心人的推助下廣泛流傳,讓不知情的肢體產生不安。許多人來電或電郵相慰問,表達對此事的關心與擔心。匿名文章事件為籌辦大會的同工造成壓力,據知他們也作了若干特別安排,以防意外發生。筆者的教會召開祈禱會,同工與弟兄姊妹仗義守望。從頭一天直到如今,我們都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腓一5)。對各人的關愛我由衷感謝,對此事帶給他們的不安和不便我心深歉疚。」 

回應:怎麼一篇文章,他們說到好像如臨大敵?以我所知,那些反對的人,只是極小撮願意為道爭辯的人。他們的人數及力量都是極其微小,誠然像大衛挑戰哥亞人一樣,我相信他們都是靠著主而作。我相信他們不是無知的人,應該一早知道果效不大,但他們仍然奮力為主作見證。這個基督教界可以繼續黑暗下去,糊塗下去,但神仍不斷透過一班忠心的人去尋找祂的得勝者。我在這裡公開向梁氏等人聲明,你們不要小題大做了,沒有人有這甚麼大的能力去破壞你們的宗教事業。你們不需作甚麼特別安排及守望,這是很可笑的。你們已經是有權有勢,把持基督教界大部分事業了。只是你們不以此為滿足,不容讓有主心腸的人指出你們的錯誤,不能忍受人指出你們如何偏離聖經(請各位看看今天神學院有多少的教導及做法是遠離聖經的),不甘心別人破壞你們的清譽,逐將這些忠言完全抹煞及踐踏,將提出異議的人妖魔化。然而,向主忠心的人是不會退縮的。一定還有神的餘民未被迷惑的。我們的工作就是要提醒及鼓勵這些人。 

「附帶一提,一位積極推動散發此匿名文章的牧者,就散發匿名文章的道德性,作了一個聖經辯解。他說聖經好些經卷都是由不知名的作者撰寫的,但這不影響其真確性與權威性,所以匿名文章不等於不準確或不道德。這個匿名文章的聖經基礎教人歎為觀止。藉此也充分反映出一個人的道德人格與釋經造詣。「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 

耶穌基督在馬太福音十章24至33節,教導門徒不要懼怕三樣威嚇︰第一,不要怕別人的惡性攻擊與誣陷;第二,不要怕塵世的生命受到威脅;第三,不要怕生活的供應斷絕。這三樣威嚇是傳講真理的人必然遇到的,我們都得有心理準備。」 

回應:梁氏又再一次用他高傲的態度來貶低反對他的人「道德人格與釋經造詣」。請問他理據在那裡?假設有一個人默默無聲地測試市面上所有奶類製成品,並將那些驗出帶有三聚氰胺青氨的食品公報出來,我們就單單因為他沒有公開自己姓名而遣責他,對他的警告置若罔聞,甚至繼續食用那些有問的食品?我們首要關注的,就是那些測試資料是正確及屬實,若然真的屬實,我們就不管那位測驗的人到底是誰,我們也要聽,也該接受。但現在有些人企圖抹煞或淡化那位有心肢體提供的資料的真實性,單單因為沒有用真實姓名而譴責及定罪他人,這是甚麼道理?再者,若有人認為不公開真實名字較好,自有他的原因,我們應尊重他的權利。看過「基徒的門徒」所寫的文章的人,必會發現當中內涉及到大陸政權的事。稍有智慧的人也會知道隨便公開自己身份,有可能對自身及有有聯系的教會造成影響。若該肢體是身居內地或與內地教會有接觸,就更加不宜暴露身份,不是個人安危問題,而是連累他人的問題。有人可以大搖大擺到內地官方教會及神學院的人士,受他們歡迎及款待,當然不覺有甚麼危險,但對於那些仍然不肯登記入三自的家庭教會,他們還是受著不少的迫逼。各位可以自行登入「殉道者之聲」(Voice of Martyrs)網站(http://www.persecution.com),看看有關國內受迫逼信徒的消息,只是有些人為了維持工作的機會,拒絕接受這些事實而己。若然神不喜悅任何隱藏身份的工作,為主作工的,一定要公開身分,那麼可以叫所有在回教國家傳福音的宣教士公開身份,且看有甚麼事會發生。 

「一位牧者就此事感喟︰今天我們面對一個謠言滿天飛的網絡世界,真假難辨,牧者和領袖得常常面對各種惡性攻擊和誣陷,防不勝防,欲辯無由。 

我的回應是︰正因我們被一個鋪天蓋地的虛擬世界所包圍,便須投身在一個緊密的真實羣體裏,在有血有肉的人際關係(person to person)中,才獲得安全和愛護。肢體關係是對虛擬世界的應答。 

網絡是一個合成世界,真假攙雜,敘述是半真半假的,相片是半真半假的,連真名也可以是化名,是非難辨。面對東長西短的報導,沒有大量時間與心力,沒有相關的專業知識與辨識力,根本無法披沙礫金,區分麥子與稗子。譬如說,有網上報導目睹某牧師跟某異性有親暱行為,閱覽者能作怎樣的判斷?最慣常的安全做法是存疑,不作評論,給予真與假各半的可能性。但這種貌似中立的判斷已是對謠言當事人的傷害。就算要求當事人公開申明沒有越軌行為,為自己的無罪作舉證,若不自辯即等於默認,也是不公平的事──明顯地這是一種「有罪推定」。」 

回應:這一大段就證明梁氏「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雙重標準。現在別人用種種證據指出其錯謬,他仍可有自己辯護的機會(可惜他從來不肯提出理據來證明)。但他自己卻用那些不可靠的二手資料,加上大量的陰謀論批判倪柝聲,一位已死的神僕,一個沒有可能為自己辯護的人。這個道德又如何?究竟是梁氏與評論他的人,誰較不道德?為何基督教界會對這個如此明顯的雙重標準視而不見,對梁氏對倪氏的攻擊不起來說句公道話,到別人批評梁氏時卻群起聲援,這豈不正正是梁氏所說的「官官相衛、包庇罪惡」?可想而知,現今的的基督教界是何等的黑暗,何等的是非不分,何等沒有公信力。可憐還有教會不斷將會友送進他們的神學院受教,教出來的牧者或神教教育者又落入這個「官官相衛、包庇罪惡」的惡性循環(學生不能高生生)。基督教界那裡有救? 

「筆者曾指出存在着兩種人︰一種是關係不深者對其非常仰慕,但真切認識他們的人卻嗤之以鼻;另一種是外圍沸沸揚揚謠言密布,但身邊的人卻對其信之不疑。我希望我們是第二種人。只要配偶兒女、教會的同工和弟兄姊妹、認識多年的摯友同工,對我們無所懷疑,願意為我們背書,證明我們的人格和信仰,我們便是風吹不倒的。」 

回應:這正正就是主所說「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太10:37)的重要性了。無可否認,梁氏身邊一定有支持他,愛護他的親人、摯友及同工。這些人愛護及信任梁信任梁氏到一個地步,過於聖經所記的。我懷疑他們根本沒有細心看看那些指出梁氏錯誤及自相矛盾的說話,一面倒說支持及信任。我不是胡亂猜測的,我發覺這些人支持梁氏的人,從來沒有用理據來向外解釋他們為何支持,為何他們認為梁氏沒有問題。只是說「我們絕對信任」「我們絕對支持」,這些主觀的聲言並不能證明梁氏沒有錯,因為梁氏也只是人,人總會犯錯的。這樣盲目包庇及維護梁氏對他一點好也沒有。他仍然是不知悔改。他仍在一群對自己「愛護支持」的人中沾沾自喜,以為全世界都支持他,對這個圈子以外的指證不屑一顧,目空一切,以致他不能好好反省自己。梁氏身邊的的親人、摯友及同工誠然是梁氏過於愛真理。這是十分可惜的。若有人不服我這樣說,請你們按《我們對梁家麟先生擔任第80屆(2008年)香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講員的看法》(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Leung_ka_lun_error.doc ) 及《我們也是為了信仰》( 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for_faith/index.htm ) 一書逐點作出反駁,說明梁氏的教導如何符合聖經,如何沒有問題,我們如何誤解了他。不要只說「我們相信」、「我們認為」、「我們支持」等空泛的字眼。若仍然說:「我們不需要去看,不需要回應,我們無條件相信梁氏,一切批評他的都是惡意的中傷,不論資料多詳盡,不論引用多少聖經,我們也不會懷疑,也無需浪費時間回應,我們絕對支持梁家麟!」那麼這就是愛人過於愛神,尊重神過於尊重神。這絕對不是愛心的表現。愛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最後懇請各位弟兄用謙卑的人再一次看看《我們對梁家麟先生擔任第80屆(2008年)香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講員的看法》( 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Leung_ka_lun_error.doc ) 及《我們也是為了信仰》( 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for_faith/index.htm ) 的資料,我相信它們都是經過許多禱告及花了許多心血寫出來的,我相信神確實確要透過這些資料向我們說話。願神興起更多願意為真道爭辯的人。


转载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