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说《心里话》

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

 
 
 

日志

 
 
关于我

王明道先生是中国教会走十字架道路的信仰楷模!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 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LEEMING:感谢天父,又多了一个平台,可以供应众教会,俾使主的羊出入有草吃。】中国家庭教会,一定要走旷野道路,这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本网将提供:最真实的材料供应给神的众家庭教会,在混乱的年代能够得到真正的属灵的帮助,以供勉!

网易考拉推荐

蔡升达 ∶评刘彤牧师袒护远志明的言论 —— 网络转载  

2015-03-15 18:38:46|  分类: 前车之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升达 ∶评刘彤牧师袒护远志明的言论 

 

作者∶蔡升达 

 

蔡升达网站上的作者简介∶生于台湾,为第一代基督徒。维真神学院(Regent College, Vancouver)道学硕士。曾在中国和泰国做过宣教士。现为自由传道。研究兴趣为∶创世纪、诠释学、原文解经。现居台湾,已婚,育有一子。部落格 (blog)网址∶andrewtsai.wordpress.com 

 

刘彤牧师论柴玲宣称被远志明性侵的事件 

 

 

(上面网址)这是刘彤牧师在2015114日祷告会的分享。他提到柴玲和远志明之间的事情,但听过之后,我认为这些讲论有很大的毛病。以下的分析目的不在于维护两造的某一边,而纯粹是提出刘彤牧师的言论,跟圣经的教导有哪些抵触。无论柴玲有错,或是远志明有错,基本上不会影响我以下的论述。至于为什麽要把刘彤这段讲论提出来探讨,是因为我在华人教会看过太多类似的言论。我觉得至少可以作为参考,让读者知道,我们可能习以为常的思路,不一定真的符合圣经。而且刘彤也算是知名的牧师,在教会中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他的言论影响还是蛮大的。 

 

 第一,刘彤认为,把这件丑事(无论是不是事实)公开,就造成了教会之间的撕裂,阻碍了教会的合一。刘彤甚至说这是撒但在攻击教会。刘彤的意思似乎是说,只要是对教会合一有负面影响的事情,都不是好事情,都是让魔鬼计谋得逞的坏事,所以无论远志明是否有性侵柴玲(刘彤宣称他不去判断),公开就不是一件好事 情。但若我们仔细思想的话,这个思路是有问题的。马丁路德当时公开谴责天主教教廷的种种丑陋行径,后来造成了新教与天主教的分家(尽管这不是马丁路德的原 意)。身为新教徒,我们会认为这个「分裂」是不好的吗?圣经岂不是教导,我们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份吗(提前五22)?保罗谴责哥林多教会容许那个收了继母的人继续留在教会,并且吩咐他们要把这人赶出去,岂不是也在制造分裂吗?常理推断,若真的把这人赶出去,一定也有一批人会跟著一起出去。可见,公开某 (些)人的罪行,并跟他(们)保持距离,本身不一定是错的,反而可能是追求圣洁的表现。 

 

 当然,现在不是说远志明就一定犯罪。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刘彤自己也说他不去作出定夺,但既然还不知道,就不能排除他真的有性侵的可能性,不是吗?倘若真的有性侵的情事,那揭发出来,提醒别人(尤其是妇女)要注意,跟他保持距离,这怎能算是让教会四分五裂呢?说是「清理门户」还比较正确。

 

 也许旁人没办法判断到底是否有性侵,但宣称自己身为受害者的柴玲,若她真的遭受性侵,而当事人否认,岂不是更加应该公诸于世,让人对这个说谎的牧师有所防范吗?没错。 旁观者可能没办法决断,但受害者应该是有这样的权利去公开的。我们不该为了某种扭曲的「河蟹」思想,认为,既然柴玲没办法提出客观的证据,她就应该闭嘴, 以免影响教会合一。事实上,柴玲也不是没有提证,她自愿接受测谎,也通过了。虽然测谎不是百分百准确,但至少这说明,柴玲有诚意,有尝试提供让人能相信的间接证据。我们只有在一个情况下能要求柴玲闭嘴,就是已经确认她说的是谎言,她也无可辩驳。既然现在还没确认,那刘彤认为不应该公开,很可能就是刘彤已经心理作出判断了,才会这样说。若是如此,那刘彤就是一口两舌。明明说不去定夺,但作出的评论,却是假定柴玲说谎的评论。 

 

 第二,刘彤认为,要抵挡这个「仇敌的工作」,最好的方式就是持续地祷告,堵住破口,让教会得以继续建造下去。当然,没有人会否认,祷告是一个很重要的行 动。但「祷告」似乎已经变成华人教会面对许多事情的「标准答案」。重点不在于要不要祷告,而是除了祷告之外,还需不需要作些什麽事情。神藉著耶利米的口, 审判以色列人,其中一个罪名就是他们不为人伸冤(耶五28)。耶稣也说过一个比喻,有一个不义的官,本来不理会寡妇向他求伸冤的举动,后来因为这寡妇不断 的来求,所以最后就帮她伸冤(路十八35)。结果刘彤不帮她伸冤就算了,还称这件事情是魔鬼的攻击。这样来说,刘彤是否比这不义的官,还要糟糕呢?

 

 这不禁让人怀疑,刘彤强调要祷告,事实上只是在合理化他不去处理这件事情的藉口罢了。其实刘彤出面处理,不见得就是对柴玲有利。如果刘彤处理的结果,发现柴玲说谎,那也算是给远还了一个公道。但刘彤选择不介入,反而是让远少一个澄清自己无罪的管道。若刘彤真的那麽在意教会的合一,岂不更加应当尽力查出事情的真 相,并公开结果,还给清白的人清白,给有罪的人谴责吗?若一直不去介入,任由两造各说各话,那才是让这件事情没完没了。 

 

 虽然刘彤实际上不是说只要祷告就好,他的确说,要一边工作,一边祷告。但他所谓的「工作」,不是指主持公义的工作,而是服事教会。这让人感觉,刘彤意思是,主持公义、查明真相,就不是服事教会,而可能是在促使教会分裂。这当然不合乎圣经。在旧约,不公不义,是神对以色列领袖经常发出的谴责。在新约,保罗也说过,信徒若彼此相争,要让教会作出审判(林前六15)。刘彤说,性侵的指控,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客观证据已经没了,若两造都坚持己见,就不会有结果。但身为教会领袖,尤其是按立远志明做牧师的长辈,怎能因为这样就退缩?其实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例如远志明说二十多年前,他跟柴玲还有几个朋友常常出来见面,甚至还帮忙柴玲搬家。这都是可以去查证的证词。柴玲说苏晓康曾经跟她说过有别的女性控告远志明性侵。刘彤也可以(请人)去询问苏晓康是否真有这 回事。也许这些查证的工作会花费许多时间,使他心有馀而力不足。也许他自己没有这个感动要扛起这个责任,但无论如何,总不能因为自己不愿意插手,就反过来指责柴玲把这个事件公布出来。 

 

 第三,刘彤认为远志明已经对柴玲作出「诚意的道歉」,所以柴玲理当停止追杀远志明。但这样的说法令人匪夷所思。刘彤自己都知道,远志明不认为自己有性侵的 意图,所以道歉不是为「强暴」道歉。根据徐志秋的说法,远志明事实上还影射是柴玲勾引他,他们才会发生性行为。我们能够想像,若一个女子真的被性侵,而性侵犯却说这是合意性行为,甚至暗指是这女子勾引他,这女子能接受这种「道歉」吗?她不接受,我们能怪她吗?在这点上,甚至不用搬出圣经的经文,我们用常理推断,都知道要求柴玲接受这样的道歉,是强人所难。若柴玲真的接受,岂不是自打嘴巴,间接承认并没有性侵这回事?再者,如果真是合意性行为,远志明也根本无需道歉。若真要道歉,也应该是跟柴玲当时的丈夫(现已跟柴玲离婚)道歉吧? 

 

 最后,借用刘彤的说法,我认为「仇敌的圈套」不是让性侵疑云爆发,而是让性侵疑云爆发后,让牧者选择不去面对,不去主持公义,甚至一边说不做出判断,一边 讲出...

——网络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