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说《心里话》

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

 
 
 

日志

 
 
关于我

王明道先生是中国教会走十字架道路的信仰楷模!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你若不知道,只管跟随羊群的脚踪去,把你 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 【LEEMING:感谢天父,又多了一个平台,可以供应众教会,俾使主的羊出入有草吃。】中国家庭教会,一定要走旷野道路,这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本网将提供:最真实的材料供应给神的众家庭教会,在混乱的年代能够得到真正的属灵的帮助,以供勉!

网易考拉推荐

群魔乱舞  

2016-11-16 11:25:31|  分类: 谨防各类异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有关小群李常受的「异端邪说」

 

去年我们收到一份署名「香港教会全体长老同工」的「香港教会就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与李常受有关的异端邪说所作的声明」。接着又收到一份「香港教会全体长老同工就当今工作局面的一些声明」,内文由杜焕章等十六位具名,提出十二点事实公开指责,李常受及其跟从者离经背道。再以后又收到一本「国富」所著的「检讨『地方教会』在工作上的问题」公开暴露李弟兄及他的地方教会在本质上如何变质,在工作上如何偏离道路,在经济财务上如何营私舞弊……。读了令人痛心疾首,正所谓「为亲者痛,为仇者快」(神的儿女听了痛心,魔鬼撒但听了拍手称快)。

 

第一份文件「香港教会就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与李常受有关的异端邪说」内文列下

 

近年从多方面有消息传来,说在中国大陆有大批群众因极端崇拜李常受,以致发生了许多骇人听闻的说法和作法。兹列举数则如下:

 

1.一九九一年五月份,香港出版的(中国与教会)第83-

 

报道一位自台湾回河南省郑州探亲的招弟兄,他亲访乡村家庭教会。其负责人说:「我们现在不信耶稣了,改信李常受。耶稣是以前的人,他不会再来救世人了,是李常受要再来拯救我们。」报道又说:在一次聚会中,人人大声唱诗,但诗歌中却不停地敬拜李常受,并将诗篇第一百五十篇改为「你们要赞美常受主……凡有气息的都要赞美常受主。」有六、七位传道人也极力地传扬,李常受是主、是王、是万王之王。并说圣经已经无用,单单要听李常受的话等。

 

他们的带头人,一直强调有人被圣灵感动说李常受是主。他于一九八八年三月宣称,神的灵已转到李常受身上。有的人甚至改了姓叫李××,认李常受作父亲、爷爷。他们强调传道人是王者之子,李常受是万王之王,他们就是小万王之王……。在那地方附近,这一类人约有一千多位,大部份是初信的。但仍旧坚持信耶稣的真基督徒,只剩下二十多人。

 

2.一九九零年九月份,香港宣道广播中心的<中国代祷月讯>

 

说:「在黑龙江一些农村信徒来信说有外地的传道来,传讲美国一位叫李常受的,说甚么耶稣老了,把权交给了李常受。」

 

3.一九九零年五月,河南省清丰县有弟兄来信,题到许多信李常受的人呼喊说:「常受主阿」-

 

他们还说常受是末了来的那一位,又是以赛亚书四十一章二节所说的「从东方兴起一人」。他们受常受的洗,又常受的饼。他们还说耶和华是圣父,耶稣是圣子,圣灵是常受,常受是耶稣的接班人,他是启示录五章一至五节「揭开七印的那位……」。另外山东省亦有人来信题到类似的事情。

 

4.一九九一年五月,一位安徽省的传道人朱弟兄见证说,在河南、安徽、山东黄河流域,甚至东北黑龙江-

 

到处有人说:「常受是主,常受是神,常受是宇宙的元首、独一的真神」,在聚会中高举李常受的名,「吃」他的信息。

 

5.在东北黑龙江一带,许多人在聚会时喊-

 

「常受基督,常受主」或「哦,常受基督,阿们,阿利路亚!」

 

6.在安徽某些地方聚会时,当中摆上一张空椅,面对着弟兄姊妹,说:「这个椅子是作李常受的宝座,他和我们同在。」-

 

在这些邪恶事件中,无知羣众竟公然敬拜一个人作偶像,这必是出于那恶者。我们对此深恶痛绝!在此郑重声明 我们定罪这些是鬼魔的道理,并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严厉斥责这些异端邪说。

香港教会全体长老同工 同启

一九九一年六月四日

 

第二份文件计十四页,篇幅太长,兹摘要如次:

 

1.李常受于一九八六年二月,在美国加州召集全球众教会(指李常受派下的地方教会)长老聚会,在会中李常受宣布众教会在实行上必须完全一个样子,要在教训、实行、思想、说话、内涵、外观、及表现上完全的「」,一切不同之处,都该被定罪。

 

2.李常受宣称主升天后,由使徒代表基督来带领。今天他就是这位使徒,是独一的工头,也是总司令。只有他知道主今天的行动,若由他一人「驾驶」,众教会必然复兴。

 

3.一九八七年六月,李常受指派余洁麟、韩德璞等人,来台北主持长老训练。在会中他们宣称李常受是今时代神在地上独一的职事,各长老必须与职事绝对的,我们的负担就是把各人都作成李常受,是一所李常受的训练中心。主在地上若有行动,必定藉着李常受;而李蒙泽(按他是李常受的儿子)是唯一在恩赐能把它实行出来的,他最了解李弟兄的心意。李弟兄在地上找不到一位可信托的人,所以把他的儿子李蒙泽安排在「职事站」负责。长老们必须与李蒙泽配合,学习照着他的意思行……

 

4.台北全时间训练中心,时常发表荒谬言论,高举李常受,李蒙泽两父子。由李蒙泽控制了整个训练,二十四位施训者必须每天向李蒙泽报告一切行动。他们并宣称,不必去祷告怎么作,只要跟从李常受;即或他错了,还是对的。

 

5.李常受主要干部韩德璞就讲出:「圣父是第一位,圣子是第二位,圣灵是第三位,李常受则是第四位,以后则是李常受身边的人。

 

6.李常受同工负责的「白马训练」,一位主要干部声称:「李常受弟兄完全被圣灵充满,呼求李常受的名,我们也可以从他得生命。」并当场带领全体呼求李常受的名。

 

7.李常受的同工在罗斯密会所开始的「叩门闪电战」,在会中胡言妄语,说甚么「革命的成功在于宣传。走新路要学共产党的宣传伎俩,而宣传的方法则靠三寸不烂之舌」。「我们要学红卫兵,甚至要学撒但,因为无论神要作甚么工,撒但总是抢先一步」。「新路不需要祷告,因为越祷告就越胡涂,只要跟着做就行了」。「走新路不需要圣灵,只要接着说明去做就行」。因为他们标新立异,离经背道,所以罗斯密教会终于与李常受断绝关系,以后多处教会也先后与李常受的职事站(指挥部)脱离关系。

 

8.德国教会本来与李常受有亲密关系,后来风闻李常受的儿子犯了不道德的罪,特派四位弟兄赴美查证属实,乃于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七日致面李常受断绝关系。这因李蒙泽长期犯了哥林多前书五章十一节提到的罪行,李常受与其亲密同工早已知情,却不处理,反而掩饰真相,并且加强推崇高举李蒙泽,甚至容让他干预众教会的事。

 

9.李蒙泽的犯罪行为,终于在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六日安那翰的饼聚会中,长老们公开宣布革除李蒙泽,因他犯了哥林多前书五章十一节严重不道德的罪行。这事被洛杉矶中西报纸知道了,当作新闻刊登,指安那翰教会的第二号人物(指李蒙泽)被开除,引起内部紏混乱,前景可虑等。

 

10.李常受出版「当前背叛的发酵」一书,以中英文出版,发行全球,攻击香港的封志理长老,以及苏民强,John Ingalls, Bill Mallon四人,带头背叛,是破坏工作的罪魁祸首。

 

李常受攻击封志理的证据,是因封志理在香港教会侍奉聚会裡,讲过下面的话:

 

a.只读『生命读经』不读圣经乃是大错,这是把教会带到歧路上去。

 

b.有人高抬个人,制造教皇。今天还有许多人要立王,要代替主。

 

c.有人以为李弟兄就是主的恢复,没有他就没有恢复。

 

d.在过去二十年搞许多花样,每一次新的花样一来,就非跟不可,否则有非常大的压力。

 

e.我们是跟从职事,但不是盲从,我们是有过滤的。

 

f.我们都应常有自由跟从圣灵。香港教会引证倪柝声的话反击李常受,认为是李常受发酵,李常受背叛,导致全地忠心于属天异象和主托付的人,不肯盲从,才产生混乱和分裂。

 

g.「但是,可惜,今天的执事,想要叫教会服在他的职事之下!他要许多的教会都受他职事的支配,结局就叫教会不是地方的,而是派别的。……所以甚么时候,神的孩子打算叫教会服在职事之下,那就是新宗派的起点。……:」(倪柝声:工作的再思,二三四页)

 

h.……我们的工作乃是为着我们的职事的,我们的职事乃是为着教会的。教会从来不可落在一个职事之下;职事要服在教会之下。教会不是为着职事的,职事乃是为着教会的。:」(倪柝声:同上二四三页)

 

11.年来对香港教会的破坏-自一九八六年至今,李常受及其同工,尽力分化香港教会内部配搭,并煽动少数信徒结党,拥护李常受,反对长老们的带领。一九九零年,余洁麟再次来香港,私下召集少数人下达指示:约柜(基督)不在圣殿(指香港教会),乃在家裡。故极力鼓励弟兄姊妹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教会性的聚会只参加饼聚会,其他聚会不必理会。因此造成少数人高举李常受,听命李氏的职事站,诬蔑教会长老同工,藐视并毁谤教会的带领,建立分裂性的聚会。

 

12.末了的话-……原本我们是脱离宗派,在一地一会的合一立场上,见证基督身体的合一。任何宗派和一切人名下的会,都是分裂基督的身体,是得罪主的事。现下李常受的工作,却要主的教会听命于他为唯一首领,归纳于他的组织系统,单接受他的教训,建立一个新宗泒,又排除不肯听命于他的圣徒。这乃是堕落,是亵渎主,绝不可接受。

 

……圣经是神的话,教会又是神藉圣经说话的地方,主的恢复,更该是神话语的出口,是圣灵自由运行的凭借,但至今日,神的话不但被限制,被歪曲,邪恶的教导(秦按:指李常受的教导)更代替了神的话,叫神的儿女受愚弄,被蒙敝,推崇那该定罪的,弃绝那该称义的,甚至是非不明,对神的认识模糊不清,被迷惑到错谬的系统裡。……当前的急务,乃是恢复圣经该有的权威地位,人的讲论不能代替圣经。也要鼓励人人读经,人人能直接听到神的话,恢复教会爱读圣经的健康生活,因而产生许多先知为神说话」。

 

第三部份文件,为「国富」着的「检讨『地方教会』在工作上的问题」

 

命书计81,全文五万四千字,该书作者是地方教会的核心人物,对于地方教会的内幕,以及工头李弟兄的黑暗手段知之綦详,他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把黑幕抖出来。兹将该书摘要如次:

 

()地方教会自一九二零年代开始,采用金字塔式自上而下建立统治制度:

 

地方教会的组织,由总工头驾驶一切,总工头下面为大工头,大工头下面为恩赐较显著的中盘同工,最下面则为恩赐不明显的小同工。这些小同工都要被分派到遥远或人数稀少的地方去开荒。他们刻苦耐劳,为福音甘心摆上一切。他们汗马功劳,却不被重视,如工蜂,但实际上却足建立教会的功臣。中盘同工住在较大的城镇,他们的工作比较有机会培养出来较为明显的恩赐和功用。他们要对工作负责,但常被大工头或总工头调来调去,因为常被调动,因此不可能建立地盘。

 

至于很有恩赐的大工头,经常固定在很大的教会,或去那地区最重要的地方。他们不作基层工作,他们主要工作乃在管理、支配、调度那地区内同工和安排地区的各地方的长老,以及到各地讲道或主领特会。由于他在地区内掌权,发号施令,久而久之该地区就成为他的地盘。除了该地区各教会外,由于他们的口才和恩赐,更有别地区的教会邀请他们去开特会,因此,他们愈来愈会讲,愈来愈喜欢讲,他们周游各地方的机会也愈来愈多,周游又往往带进收入,所以他们收入愈来愈丰富,并且深得各处圣徒的众望。

 

总工头就更不一样了,他愿意定居在那裡,就可以定居在那裡。但他总是定居在人多之处。他去那裡,那裡的教会就得完全与他配合。他讲甚么,大家都得「阿们」,并且把所服侍的圣徒都带到他面前由他训练;受过他训练的圣徒,从此以后都成为他工作的果效。他不对任何地方负实际的责任,若有任何过错和失败,水向下流,都问别人,尤其那些无用的小同工,作代罪的羔羊,由总工头来责骂;若有任何兴旺和成果,一切功劳和荣耀,都由总工头当仁不让地接受。

 

()关于「献款的流向」

 

教会一开始就摆明全时间的同工,一概凭信心生活,没有人负他的责任。这些同工通常,是由圣徒自由奉献,在信封上写明同工的姓名。凡写明姓名的,就由指名的人收用。另外,没有指明的奉献封,通常写明「为主工作用」。这些没有指名的奉献款,立专户保管,由总工头统筹调度分配。一九五零年代,台湾就有一百多位全时间的同工,到各地工作。圣徒们对他们有负担,但不可能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因此没有记名的,只写「为主工作用」,这些奉献封就交在总工头手中。他们总以为总工头诚诚实实忠心分配在前方为主工作的同工。

 

其次,各地传福音,领人归主后,就会带领他们聚会。人数逐渐增加,就有会所的急切需要,因此各地就有购建会所的需要。也因此各地教会总乐意给予援手。这些奉献款,大家总是信托总工头,由他看各地实际的需要供应出去。再其次,除了工人的生活需要,以及购建会所外,还有各处培养人才,在训练和设备方面的需要。为着这方面的需要,就如接待的房舍,施教的场所和设备,乃至生活上的供应,都待筹备。这些「工作款」,在总工头的严密控制下,有了不正常的累积。

 

言生活需要本来应该照着各地同工生活上的需要,充裕地供应他们,但事实上只按一种极低标耸出去,以致同工们所收到的,仅仅是一种象征性的供应。由于「工作款」的账目从来不公开,除了极少数的核心人物外,谁也不知道究竟进多少出多少。另外一方面,由于教会昔就有了工人凭信心生活,没有人负他的责的声明,因此同工们心中也不敢有任何指望,所以当他们收到这象征性的供应时,还对工头感恩不尽,那裡知这笔款原是圣徒们乐意的奉献,无奈经过工头的剥削和欺压,才存下这一点点。这正如阿摩司所斥责的,「他们收入用大戥子,卖出用小升斗,用欺诈的天平欺哄人」(摩八:5)。也因此,他们在收入多,付出少的情况下,把「工作款」累积起来。

 

累积的钱怎么用呢?总工头把大笔的「工作款」,交由他儿子去做生意。如此舞弊只有极少的几位头头知道,总工头的理由,是交由他儿子作生意,将来可赚进更多的钱,为着主的工作。他们就是如此彼此勾结,挪用公款。结果,「工作款」就在工头的私人生意中完全赔光。神是公义的,是忌邪的,祂怎容许这些营私舞弊的邪恶行为。结果不但他们生意赔光,还欠了一大笔债。到了这地步,纸包不住火,这事才被更多的同工和圣徒知道。就因此造成了一九六零年工作上的混乱和分裂的原因。因着负债,迫使出卖工作上其他的地产抵偿。他们将和平东路,南京西路的教会地产变卖,给总工头还债。这样一来,总工头不但挪用公款,侵吞公款,现在更加盗卖公产。他敢在神家,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也太猖狂了!

 

还有,早在一九四八年,倪弟兄曾打发一位弟兄携带美金五万元,到台湾投资,并购买房产供台湾福音工作上的需要。留下一栋房子交给台北的同工们使用,这是台北教会最早在上海路的会所,后来改建供同工住宿的林森南路二段公寓。一九七八年还有八户公寓供同工住宿。后来总工头因着他儿子要钱,竟来信指定将八户公寓出售,将价钱汇给他。其实这公寓是倪弟兄的钱,特为购置工作用的产业,这总工头为着满足他贪而无的儿子,竟然也把它吃下去。以利的儿子犯罪,以利不能阻止他儿犯罪,但以利还劝阻他,上帝仍不姑息他。这工头竟然盗取教会的公款公产,把神的产业给他儿子浪费,他尊重儿子过于尊重神,神又怎能宽容他?我们拭眼以待,看他横行到几时?

 

()利欲熏心,刮龙有

 

照着该书列举的事实,不能不惊讶总工头怎样在神圣的脸孔下面,昧着良心,黑手刮龙。

 

(a)一九七二年左右,工头贪欲之心又大大发动,在美国成立晨星公司,发动信徒们投资。他用数字吹嘘,自夸他的发财计划,只会成功不会失败。这时听信他话的,大股的、小股的,以至捐款三元五元的一样大小照收。等到一切就绪,生意可以营运时,他就把各人一脚踢开,自任董事长,他儿子任总经理,账务完全密封。他自以为踏上发财运,岂知上帝不祝福,一切计谋都没有用,此时中东战争,引发石油价格瀑涨,公司产品滞销,不久本钱赔个精光,但投资实际如何,有无尾数,没有交代,正如碰上鳄鱼,连骨头都被吃下。

 

(b)他利用出版图利,以「生命读经」向众教会多方剥削聚敛。接着第二次生意失败后,他仍不接受教训,正是利令智昏。他利用出版书籍,名为「福音」、「属灵训练」,进行个人图利。凡用他名字出版的,照订价收取版税百分之十五。从一九七八年后,每年收取版税总在新台币好几百万元,而且逐年增加。凡是「生命读经」的版税,竟高达百分之三十五。先谈「生命读经」,他想尽办法将「生命读经」向众教会强暴推销,霸占充斥各种聚会……使得众教会这一、二十年来,除了他那「生命读经」之外,甚么都没有了。主日聚会要交通「生命读经」,不许再讲别的。就没有任何地方敢放弃「生命读经」。

 

当时台南教会曾好几年不肯使用「生命读经」,就被孤立起来,直到迫其就范为止。台北教会于一九八二年底稍微变点花样,以强调圣徒生活方式讲说,立刻就在一九八三年初被工头带领的国际长老训练中遭到厉言辱骂。工头强迫各教会要读他的「生命读经」,一方面建立个人的权威,有如中国大陆要读毛泽东的「毛语录」,只有一个出口,只有一个声音,圣经可以不读,「生命读经」一定要读。就是这样人的声音代替了神的声音,叫教会的灵气窒息了。

 

说来痛心,以台北教会为例,一九七五年以前,话语的恩赐有许许多不同的型态,有慷慨激昂型的,有慢条斯理型的,有声泪俱下型的,有声嘶力竭型的,有能使人痛哭悔改的,有能使人恐惧战兢的,有能使人兴奋欢畅的,有能使人如歇水边的,有能使人灵魂苏醒的,有能使人如卧青草地的,有能使人心清路正的,有能使人爱人如己的……可谓多采多姿,极其丰富。但自一九七五年之后,这些不同话语恩赐的人,都从地方教会消失了,只剩下那一张狂妄的独一出口。一九八五年之后,更只剩下他这本高版税的书,只有一个声音,唯我独尊。流祸所及,从一九七五年以后,许多同工就以读「生命读经」来代替对圣经真理的直接追求,以消化工头的话来取代直接到圣经纯净的话中,去寻求真理的启示与光照。

 

同工们不敢在他的解经以外,参考其他的解经书来加以平衡,也不敢正视李氏解经的残缺、偏差、弯曲和错误。任由李氏一直牵着鼻子走。瞎子领瞎子,远离正路,多么可悲。其次,他利用出版高利,用「福音」来达到个人「发财」,以「合法」来掩护「不法」。原来作者出版物上收取「版税」,是作者「智慧产业」的版权收入,原是合法。可是工头的版税,却是利用「福音」图利,他用强暴威胁的手段,要各地方教会的众圣徒,都读他的「生命读经」,各教会的主日讲道都要讲「生命读经」,这样一网打尽,使每个地方教会的聚会,圣徒必得人手一册。他别的书收取版税15%,「生命读经」收取的版税却提高至35%,只要前来聚会,就必得被抽税,无能幸兔

 

他榨取的手段是无微不至的。工头要参加全时间训练的人,多读他的信息和「生命读经」(又是毛语录那一套),就准备好发行「话语职事」和「生命读经」的合订精装本,这两套书都是旧书新印,成本极低,但经过精装,高抬定价,结果发行了好几千套,版税又榨取了一、二千万元。工头用尽心计,这样名利双收,权威与利益并得,打响如意算盘。但得了门的祝福,失去上帝的悦纳,将是噬脐莫及的。还有,出版原来可以发财包括发大财与发横财,我们的工头食髓知味,以后每一个发财机会都是不肯让它错过的。

 

出版「恢复版圣经」-工头批评和合本圣经这裡不合原文,那裡不合原文,出版了「恢复版圣经」,指令各地教会都要使用「恢复版圣经」。「恢复版圣经」由英格斯弟兄主译英文,中文版由书房中的一群圣徒根据英文繙译,工头是最后审订者。在中文版他窃夺了一切的名衔,为的可以独占全部版税。中文版的「恢复版圣经」,以三万本计,每本本钱不过二百元左右,竟高订价目为三千元,暴利高达十五倍。工头披着属灵的面具,来进行敲诈圣徒,这种手段连世人都不屑为。利用训练会刮龙-从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八年止,工头要全球长老和全时间训练者参加训练,参加训练的在一万二千人次以上。每一位参加训练者收费若干,多收少付,扣除各种支取后,每人最少多出美金一百元以上,这笔账就高达二百万美元。

 

传福音要穿制服-「叩门传福音」是传福音的一个好策略。这策略虽不是工头发明,当工头看在眼裡,发起了「叩门传福音」这点子,很多热心传福音的弟兄姊妹大家踊跃参加。工头的儿子就利用这点子刮龙,他规划制服夹克和领带,每套新台币五百元,成套出卖,不要的不许参加。总计台湾及海外出售量在万套以上。每套成本不需二百元,净赚三百万元以上。这钱便落在工头家族的口袋裡,利用传福音剥削图利,真是其心可鄙,其行可。利用全时间训练,进行中间剥削-工头想利用一群单纯老实的信徒,担任全时间工作供他使用。一九八五年发起了「五年福音化台湾运动」,另一面要全球各地教会多多产生「全时间」工人,因此呼吁有心信徒放下职业,全时间侍奉,到美国或台湾去接受他的全时间训练。

 

一时间那些单纯老实的信徒,纷纷辞去职业,走上全时间训练的道路,对于这些接受「全时间」训练的热心份子的生活费用,工头却另有安排,他吩咐各地教会应按经常聚会人数每二十人供养一人。供养费每人每月为二百五十美元,按月寄往美国职事站筹办。听起来很公道,可是实际上每一个全时间的训练者,每月食宿费不到一百五十元,这样每人每月净余为一百美元。这盈余的钱,就给工头中间剥削。工头的生活有术,上面所述不过是荦荦大者,但也足以看清他的贪财,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同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本书作者国高弟兄除一面细数李工头的贪财「欲壑难填」;一方面他却举出倪柝声先生对钱财的廉洁清白,第一,他提出倪先生于一九四八年打发一位弟兄携带美金五万元来台湾投资,并购置房产供台湾福音工作上的需要,且留下一栋房子给台北的同工们使用。念念为着福音。第二,一九五一年倪弟兄最后一次到香港,和海外的同工们有一次交通,曾提到书房的文字事业,那时除了上海、台湾的福音书房之外,在香港教会的同工也设立了书室,主要也是出版上海福音书房的书。

 

当时倪弟兄不但没有责备台湾和香港的工头为甚么盗用他的「版权」,反而乐观其成,并且和同工们商定一个共同原则:今后这三个书房,所有的版权互相无条件通用,即无须征求同意,可以径行出版翻印发行。当时工头们都阿们,非常高兴,认为这是推广文字服侍的上策,彼此毫无私心,全意为着福音广传。国富弟兄列举了倪弟兄的好榜样,反映出李工头的孜孜为利,利用福音为私人图利,走巴兰自毁的道路。国富弟兄虽然说得有理,但却忽略一点,需知熏同器,但香者自香,臭者自臭,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怎可相提并论。可悲者,是倪弟兄多年苦心的经营,从神面前所领受的使命,竟后继无人,毁于犹大的手,末世的群魔乱舞,令人痛心。

 

选自呼喊季刊(第六十五期)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